主页 > 技节热点 >失恋后,正是一个人流浪的好时机 >

失恋后,正是一个人流浪的好时机

2020-07-01 11:08:20 来源 : 技节热点 点击 : 489

曲终人散后

「我相信当无其他救赎,人能格外的清楚。」(杨宗纬,〈因为单身的缘故〉)

在我看来这句话对,同时也不对;唯一的差别在于时间的长短。当时间沖淡了旧有感情中的一切羁绊,当然人能够格外清楚自己要的是什幺,因为重心早已重新放回自己身上;但对于刚经历失恋的人来说,十之八九眼中看得到的只有「失去救赎」这件事,而根本不可能思考其他东西。

刚失恋时那种巨大而空洞的侵蚀性力量,真的会把人完全淹没。不论是表现在外在的痛哭流涕,或是强忍镇定,甚至到刻意忽略而毫无感受,都是一种无法承受内在痛苦的过度反应。最怕的就是毫无尊严的死缠烂打,只祈求抓回一些过去曾经的确定感;但通常是遍体鳞伤后,才用最糟糕的方式了解,当关係结束的瞬间,早就什幺都难以挽回。

受不了这样感受的冲击,很多人的方式是选择透过外界的刺激来转移注意力。所以或有所闻,透过快速进入下一段关係、重新在交往市场上找回自己的价值,亦或仅用无意义的性与慾望交流,来尝试从中得到些什幺;可能是再次被爱的可能、感受活着的体验,亦或是想证明自己仍有感觉的能力,而不是对一切皆是麻木不仁。

疗伤的举措:入世与出世

有些人主张这时候的感情状态,就是应该尽量去体验人生,不用刻意为了什幺的目的。阅读空气中彼此互动的氛围,合则聚不合则散,不用给太多的期待或承诺,就只是真诚的感觉双方的互动。这听起来或许有某种程度上的不负责任,但对刚刚结束关係的人来说,要再信任别人、说出什幺承诺或是进入一段关係,对于心灵的压力都是过度沈重的。

换个角度来说,为什幺人与人的互动不能仅是享受彼此的交流呢?为什幺一定要给每一段关係安上一个名字、一个定义?难道没有结果的关係总归而言就是浪费时间?享受当下,当一块载浮载沉、随波逐流的浮木,不也是一种暂时状态下的疗伤方式吗?至少,能让自己学会再次感受情绪的能力。

这种「入世」的疗伤方式,因为是透过更多的与人互动来感受自己真正要的是什幺,最大的风险就是容易伤到互动的另一半;若不够清楚了解彼此现在要的所求所欲,很容易因期待的落差而闹得不欢而散。所以对我来说,我更推崇的是「出世」的疗伤方式:一人独自旅游。

独自流浪的意义

在失恋之前,笔者也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独自旅游的经验。但当面临嘎然而止的长期关係时,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去尝试一些不曾做过的举动。比如说换个髮型、学习一向新技能或新兴趣,或是完成那些答应自己想要尝试的却总是拖延的事项;强迫自己踏出舒适圈,去重新认识这个世界。藉由这次一个人出远门的旅行经验深刻的体会到,失恋正是一个人很适合独自旅行的时机。

从一段关係中离开时,不论是主动或被动都要花时间去适应,适应那种从两人世界转换到唯有自己一人的互动与相处中。失恋中往往最难熬过的,是一种被抛下的感觉。不知道自己应该怎幺样应对,所以失恋中的人往往因此不顾形象的死缠烂打,尝试挽回那些过去的某些确定性,但反而更容易让彼此的关係难堪。所谓断要断得彻底,其实就是想要让彼此有足够的空间调适两人的状态,并重新定义互动的关係。

一个人出远门的旅行,藉由异地以及时差的关係,在很大程度地从外力条件上能够隔开两人,创造出相互喘息的机会与适当的距离。另外,一个人旅行中的大量独处时间,会让人重新认识到该怎幺和自己互动。遇到了问题该怎幺解决?没有主见时该怎幺下判断?一切的一切都由自己与自己的对话中来做决定,渐渐的找回属于自己的主导权。

学会享受独处的空间,认知到不需要别人,自己也能够活得舒适自在。找出自己最舒服的模式,将焦点与心力专注在满足个人的感觉上,从一段已经窒息的关係中脱离,给自己一个好好宠爱、善待己身的礼物。

关係结束不代表我被抛下、被遗弃。我不需要得到别人的关注来证明自己的价值,只需要注意自己的感觉就好了。重新把焦点放在自己身上,透过旅行中的大小琐事,照顾自己的食衣住行,该去哪里、下一步如何决定,掌握主导权的同时也找到独处最适当的节奏。

独处,才是人际相处最高端的艺术

肯定自己的价值、欣赏自己的能力,毕竟人生旅途中最重要的伴侣,永远都是自己。就连离乡背井、完全陌生的国度都能活得安然自在,怎幺可能会到一切都熟悉的领域反而寸步难行呢?

重新投资、认识自己,本来就是每段失恋后疗伤恢复必经的过程。一段关係的结束只是世界像我们展开了更多可能性的大门,只要有坚定的意志与开阔的心胸,没有什幺风风雨雨是不能面对的。而外在的美景与各种异国的体验,也在在提醒我们世界还很大,不用限缩自己在渺小的圈子里而裹足不前。

失恋后的一人旅行,重新找回独处的模式与主导决策的能力,了解到一个人其实不是残缺,本来生存在世上需要依赖的有自己就已经足够。由外而内、再由内而外,解决一件件看似微小紊乱的杂事,一步步掌握自己生命何去何从的主导权。

我本来就是个完整的个体,从关係中离开,只代表需要重新调整与人互动的距离,但本身的完整性并没有受到伤害。破碎的心灵与痛不欲身的感官只是从关係中抽离的戒断症状,时间将会还原我最原本完整的面貌。我将会在旅行结束后蜕变成另一个更圆满、甚至更有魄力的人格。

喘口气、换个心境,等我下次回来后,一切都会更加美好。「当无其他救赎,人能格外的清楚」,因为人本来就是自己最好的救赎。

相关阅读